智库>百纳智库 > 科研成果 >

朱承亮 李平:提高全要素生产率的三个基本问题


时间:2019-06-13 18:08:32 浏览量:

  

  目前,我国已经进入高质量发展的新时代。为适应新时代发展要求,全要素生产率已从晦涩的学术概念逐步转变为待考核的政府工作目标。提高全要素生产率,需要解决全要素生产率“是什么、是多少、如何提”这三个基本问题。

  “是什么”——内涵本质

  提高全要素生产率,首先要准确把握其内涵本质。经济合作与发展组织(OECD)在《生产率测算手册》中,将全要素生产率定义为所有投入要素对产出增长贡献的一种能力。在实际计算中,全要素生产率经常以一种“索罗余值”形式出现,以反映要素的使用效率。在经济增长领域,全要素生产率是判断经济体的增长质量和增长潜力的重要标准。

  实际上,提高全要素生产率有三层含义:一是提高全要素生产率指数,二是提高全要素生产率增长率,三是提高全要素生产率对经济增长的贡献率。目前,我国政府规划和报告中强调的要提高全要素生产率,实质上指的是要提高全要素生产率对经济增长的贡献率。

  国际经验表明,越是在更高的经济发展阶段上,越是要靠提高全要素生产率实现经济增长。当前,我国经济进入高质量发展阶段,必须深刻领会现阶段提高全要素生产率的战略意义。全要素生产率是在新发展理念下引导高质量发展的重要指标,是新时代加快形成推动高质量发展的指标体系、政策体系、标准体系、体系、绩效评价和政绩考核六大体系的重要内容。

  “是多少”——科学测算

  当前关于我国全要素生产率及其贡献率的测算结果差异较大,国际组织和国内学界测算处于10%—40%区间。导致测算结果差异较大的原因,除了测算时间段不一致外,主要在于对全要素生产率内涵的理解不同,加之对基础数据处理的方式方法也存在较大差异。但从总体上看,我国全要素生产率贡献率偏低,平均贡献率不到40%,而当前世界主要创新型国家全要素生产率贡献率为50%左右。此外,从趋势上看,我国全要素生产率贡献率在2008年国际金融危机后呈下降态势,主要原因在于旧动能对经济增长的支撑作用持续减弱,而新动能培育又面临体制机制和政策环境瓶颈。

  当前,测算全要素生产率的方法(索罗余值法、数据包络分析法、随机前沿分析法等)均较为成熟,亟待在国家层面规范统一全要素生产率的测算和发布工作,为未来在相关规划中定量化设置全要素生产率目标做准备。

  将全要素生产率纳入国家规划的定量化发展目标是大势所趋,为实现这一战略目标,就必须解决全要素生产率“是多少”的问题。建议适当借鉴OECD的《生产率测算手册》,在国家层面构建一套既可与国际对标又符合我国国情的全要素生产率测算标准,并将此套标准由国家标准化管理委员会上升为国家标准,然后由相关部门联合规范统一全要素生产率的测算和发布工作。在具体操作层面,可以在个别条件成熟的省市试点推进,先行先试,总结经验,逐步。此外,还要陆续构建区域层面、行业层面和企业层面的全要素生产率测算标准。

  “如何提”——提高路径

  在掌握全要素生产率“是什么”“是多少”之后,需要采取政策措施解决“如何提”的问题。调研发现,各部门对提高全要素生产率的路径较为模糊,缺乏可操作的抓手,存在提高全要素生产率宏观目标与微观操作“两张皮”问题。

  实际上,通过对全要素生产率的理论分解可知,提高全要素生产率可以分为技术进步和资源配置效率改善两大路径。一方面,技术进步包括自主创新和技术引进。对我国而言,目前主要是进一步加大自主研发力度,在前沿科技领域开展颠覆性创新,同时加快科技成果向现实生产力转化。另一方面,资源配置效率改善可以从产业结构变化以及产业内部的资源配置入手。目前,我国应重点优化产业内部结构,包括传统制造业向高精尖产业转变、生活性服务业向生产性服务业转变等方面。

  当前,要解决全要素生产率“如何提”的问题,可选择若干个体现全要素生产率内涵,但区别于目前GDP导向的可量化指标,通过全要素生产率指标分解构成一个指标体系,如采用劳动生产率、资本生产率、能源利用效率等替代指标作为抓手,更好推动全要素生产率提升。

  (作者单位:中国社会科学院数量经济与技术经济研究所)

分享到: